来自东京的糯米团

这里糯米
混凹凸圈
cp主雷安,瑞嘉,副凯柠,金幻,瑞金
其它杂食
励志做个清水写手
开车??不存在的

【雷安】身为omega就不要勾引alpha

  【雷安】身为omega就不要勾引alpha
  #上次的cp关键词还债
  #并没有车的ABO
  #大赛日常出现bug
  关键词:吸血鬼,ABO,万圣节
  万圣节过去了好多天了可我还要发x
  日常起名废
  ooc
  
  “滴答滴答……”墙上的钟表的指针指向了六点,雷狮的生物钟让他缓缓醒来,看了一眼日期,11月1日,“今天是万圣节啊……”有点口干,雷狮舔了舔嘴唇,碰到了一个尖锐的东西,他愣了愣,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尖牙,还是两颗。他是有虎牙的,但没有这么锐利。
  终端突然响起,一个半透明的窗口跳了出来,里面传来丹尼尔的声音:“各位参赛者,抱歉,大赛出现bug,在万圣节,也就是今天,各位会出现一些奇怪的症状,第二性别也会出现,大赛将尽力维修。现在请各位参赛者通过终端获得自己的特别身份和第二性格。”雷狮嘴角微抽,心想感情这不是大赛bug,是丹尼尔的恶趣味吧,大赛会刚好把bug出现在万圣节??屏幕跳动了一下,自动关闭了,又渐渐浮现出一个微蓝的窗口,机械的声音传出,毫无感情的读着上面的字:“雷狮,万圣节设定,吸血鬼,第二性别,alpha。”“吸血鬼alpha么?有趣。”雷狮挑挑眉,他当然知道第二性别的alpha意味着什么。
  另一边……
  安迷修刚醒后发现自己长出了狼耳狼尾,吓到了,正努力平复情绪时,终端响了,知道是个大赛bug心情平复了不少,在得知自己第二性别是omega时陷入沉思。他当然知道omega是什么,他大赛第五会是个omega??安迷修不相信,但终端一遍一遍的重复念着,他不得不相信。
  穿好衣服提上双剑,走进凹凸大厅,参赛者都是奇怪的生物,不远处幽灵金和吸血鬼格瑞在说话,恶魔凯丽和巫师紫堂幻站在一边,同为狼人的嘉德罗斯和雷德祖玛站在一起。他向四周看看,很好,雷狮海盗团没有来,安迷修舒了一口气,走向野区刷积分。
  又一只怪在双剑下数据化,“恶党今天居然没来找我麻烦……”安迷修的话刚说出口,自己也吓了一跳,他居然会想一个恶党?!“这不是傻逼骑士道吗?怎么?在找我?”最不想看到又最想看到的人懒洋洋又充满了调侃的声音自耳后响起,安迷修下意识转过身,拿起双剑挡在面前,警惕地说:“恶党,你想干什么?万圣节休战。”来人勾了勾嘴角,“我可没说要打架,怎么?你想打?”安迷修突然发现雷狮的身边少了海盗团的另外几个人,雷狮眯了眯眼,从卡米尔那里的消息看来,安迷修应该是个omega,真是有趣。安迷修还没开口,alpha海水味的信息素铺天盖地的席卷了过来,安迷修身为一个omega差点腿软,“操,雷狮你……”修养极好的安迷修在此时爆了粗口。雷狮挑眉,说:“有趣,大赛第五居然是个omega,要知道大赛里alpha普遍,连beat都很少的。”“没想到安迷修你身为第五,居然是omega,真是有趣。”“恶党你……”该死,发情期在信息素的催促下好像到了……雷狮闻到了安迷修的信息素,是薄荷味的,清新的薄荷味夹着狂傲的海水味在空气中撕咬又交融,不断刺激着alpha的嗅觉,alpha恶劣的挑起omega的下巴,这张脸上有着平常没有的绯红,嘴微微张开,喘着气,雷狮的手覆上狼人最敏感的耳朵,安迷修本来就很敏感,加上发情期,“哈啊,恶党你,哈……”该死的诱人,雷狮觉得他脑子里有什么东西断了,大脑空白,只有一个字,晏。不过他克制住,舔舔吸血鬼特有的尖牙,笑着,将嘴贴到安迷修的耳边,调戏般地说:“安迷修,你知道,身为一个omega,勾引alpha的后果吧?”
  吸血鬼舔了舔嘴角,扑向了omega。
  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  明天就同框了好激动
  没车的(我不会开)请自行脑补
  文笔依然渣
  真心感觉吸血鬼这个设定没用,在车里有用(闭嘴吧你)
  以后我练练车技再开车吧(划掉)
  各位太太们……(眼神疯狂暗示)

        玩了这个cp关键词,测完发现有点合适???可能会写吧?我这种辣鸡文手应该没人看的……(小声)不要脸的打个tag,明天早上看情况决定写不写吧?(你……)

【雷安】【瑞嘉】

  【雷安】【瑞嘉】
  #银爵视角向
  #全文ooc
  #搞笑向
  ok?
  
  大家好,我是银爵,我现在是凹凸大赛第三,但我不想在凹凸大赛里待下去了,——wocwocwoc这里是凹凸大赛不是基佬大赛啊!!!感情你们一个个仗着自己排名高秀恩爱无所畏惧吗???!!!不对我还是第三名么,可我现在还没对象啊。好了回归正题,先说说他们怎么秀恩爱的。
  大赛第一嘉德罗斯,第二格瑞,第四雷狮,第五安迷修,一个个都双双在一起了,就我还单身,鬼知道他们几个整天打架是怎么在一起的,他们在一起的消息传开后,那个叫凯丽的却露出一种果然如此的表情,(我:醒醒银爵,他们天天明撕暗秀你一个直男是感觉不到的。)还向我投了一个同情的目光,我可谢谢你全家了,不用你同情,我很坚强,真的很坚强(银爵式微笑,jpg)。
  嘉德罗斯天天缠着格瑞打架,动不动就直接毁了半个凹凸大厅,雷狮总找安迷修的茬,两个人吵架水瓶补过小学生,不懂那些路人为什么看打架都要带墨镜,(我:银爵记住你是个直男)在一块后,我这个第三存在感就基本为零,本来就因为黑存在感薄弱,现在更薄弱了,一可谢谢你们全家了,(银爵式微笑×2)
  先说第一第二,我有次去野区刷积分,看见他俩,嘉德罗斯好像在表白,但表白水平不如小学生:“格瑞,我们在一起吧,这样就可以天天打架了!”格瑞依然面无表情,我以为格瑞会拒绝,这么幼稚的告白方法,但他居然同意了?!还一把拉住嘉德罗斯就啃上了,我快瞎了……为什么不早点问凯丽要副墨镜?(银爵式生无可恋.jpg)
  还有第四第五,这俩秀的更狠,天天不是kiss就是开黄腔,感情你们成年了了不起啊?!大赛里还有为成年啊!还有九岁儿童啊!(嘉德罗斯:渣渣你说谁呢!格瑞:别管他。)我才十八岁,我心好累。
  记得有次他们打架,打着打着就吵起来了,我正好在一边,雷狮说:“傻※安迷修,昨天晚上你怎么说的?”安迷修听见后直接脸红,骂了一句:“闭嘴恶党,我可谢谢你整个海盗团了。”说完继续打,等等,这两句信息量有点大啊?什么叫昨天晚上?woc我要举报你们开黄腔,(我才十八岁,我心好累。)我可能是进错了大赛,天天被秀瞎还不如去山东挖煤呢!(划掉)(歪?丹尼尔吗?我要退赛。)好了不说了,他们又开始秀恩爱了,我要闪了。
  ____________end_____________
  瞎写的
  (不要脸的求小红心)
  

【瑞嘉】刚才的刀后续

  【瑞嘉】一篇刀
  #ooc预警
  #刀
  #渣文笔
  
  
  “嘉德罗斯……”格瑞提着染血的烈斩,缓缓走向面前
的人,昔日的王此时已没了当时的气场,靠墙坐着,带血的手紧紧的握住大罗神通棍,曾经屹立在赤焰山上的王,如今也在这场杀戮的游戏中败了,嘉德罗斯金色的眼眸望向不远处黑色的箭头,嘴角微抽:“呵,那个渣渣居然能
活到最后”“……”
  
  
  在这场杀戮者的游戏中,太多的人死亡,雷狮海盗团只剩下雷狮一个人,预赛第七第八的雷德祖玛也没能活下来,黑色的铁链破碎,星月刃落在地上,化为原力种,紫堂家族的血脉也没能让紫堂幻活下去……
  
  
  现在,连大赛第一也倒在了地上。
  
  
  “格瑞……”黑金慢慢走了过来,黑色的箭头在他身边缠绕,格瑞皱了皱眉,抬起了烈斩,即使面前的人是他的发小,但和那个阳光开朗的人完全不一样,“格瑞……”黑金轻轻的叫出面前人的名字,即使他的刀尖对着自己。
  
  
  “嘉德罗斯,我不会让他伤害你的。”
  
  
  箭头撞上烈斩,发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,黑金不知疲倦地进攻,箭头越来越密集,格瑞一个不留神,黑色的箭头绕过他,刺穿了身边人的身体,刺目的血液在地上流着,嘉德罗斯的瞳孔骤然挣大。
  
  
  “嘉德罗斯!”
  
  金色的眼睛闭上了,不会再睁开了。
  
  黑金冷笑着走来,一步,两步,突然他一个颤抖,也倒下了,格瑞连忙走上前,黑金的箭头在消失,他扯出一个僵硬的笑,口中轻声呢喃:“格瑞,一定要赢得比赛,回到登格鲁星……”“金……”
  
  系统通知栏上死亡的人多了三个:雷狮,嘉德罗斯,金。
  
  格瑞低头不语,走到那扇属于胜利者的门前,缓缓地推开。
  
  “参赛者格瑞,恭喜你赢得了凹凸大赛,那么,你想要什么?”
  ____________TBC____________
  文笔依旧不好,深夜放刀,求轻喷
  欢迎捉虫
  

【瑞嘉】大概是一篇有毒的刀??

 【瑞嘉】一篇有毒的刀
  #ooc预警
  #含毒的刀
  #渣文笔
  
  
  
  “嘉德罗斯……”格瑞提着染血的烈斩,缓缓走向面前
的人,昔日的王此时已没了当时的气场,靠墙坐着,带血的手紧紧的握住大罗神通棍,曾经屹立在赤焰山上的王,如今也在这场杀戮的游戏中败了,嘉德罗斯金色的眼眸望向不远处黑色的箭头,嘴角微抽:“呵,那个渣渣居然能
活到最后”“……”
  
  
  在这场杀戮者的游戏中,太多的人死亡,雷狮海盗团只剩下雷狮一个人,预赛第七第八的雷德祖玛也没能活下来,黑色的铁链破碎,星月刃落在地上,化为原力种,紫堂家族的血脉也没能让紫堂幻活下去……
  
  
  现在,连大赛第一也倒在了地上。
  
  
  “格瑞……”黑金慢慢走了过来,黑色的箭头在他身边缠绕,格瑞皱了皱眉,抬起了烈斩,即使面前的人是他的发小,但和那个阳光开朗的人完全不一样,“格瑞……”黑金轻轻的叫出面前人的名字,即使他的刀尖对着自己。
  
  
  “嘉德罗斯,我不会让他伤害你的。”
  
  
  箭头撞上烈斩,发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,黑金不知疲倦地进攻,箭头越来越密集,格瑞一个不留神,黑色的箭头绕过他,刺穿了身边人的身体,刺目的血液在地上流着,嘉德罗斯永远闭上了眼。
  
  
  “嘉德罗斯!”
  
  
  看着黑金诡异的笑容,格瑞慢慢的挥动着手里的烈斩,越挥越快,这是他最强的招数,即使面前的人是他的发小,他还是深吸一口气,喊出招数的名字……
  
  ……
  ……
  ……
  ……
  ……
  ……
  ……
  ……
  ……
  “大风车!!!”
  ______TBC_____
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(这个人疯了)
  我做好了被打的准备
  可能会补一个真正的刀结尾(对只是可能)
  文笔不好请见谅
  欢迎捉虫

【雷安】桔梗花

    【雷安】桔梗花
交党费
#花吐
#ooc严重
#渣文笔
#起名废
#一丢丢瑞嘉,不打tag了,注意避雷
  以上ok?

安迷修是被喉咙里的刺痛感惊醒的。

他猛地坐起来,剧烈的咳嗽起来,喉咙里飘出几朵桔梗花,慢慢的落在手上,淡淡的甜香弥漫在空气中。很美,安迷修想,如果不是从他喉咙里飘出来的话。来不及细想,喉咙里又一阵刺痛,再度飘出了花。

这是花吐症。

安迷修只是偶尔从搭讪的小姐姐那里听到的,花吐症,一种因爱而发生的症状,接近自己喜欢的人时病情会加重,患者必须在一个月内得到心爱的人的吻,否则将会死亡。

安迷修是不相信花吐症这种症状的,但现在他不得不相信了。

他知道这种病的解决方法,却不知道自己喜欢谁。

“真是嘲讽”

安迷修苦笑,明明自己有喜欢的人,自己却不知道。

“咳咳……”喉咙里又飘出了桔梗花,“桔梗花……真诚的爱么……”连自己喜欢谁都不知道,谈何真诚?

算了,最后一个月,就让它过去吧。

安迷修想。

黎明披着曙光缓缓升起,,安迷修的房间地板上落着几朵花。“咳咳咳……”

安迷修做好最后一个月的准备,出去了。

漫无目的地走在赛场,偶尔遇到大赛第一第二打架(秀恩爱),也无动于衷了,“反正只有一个月了……”

“呦,这不是双剑安迷修吗?怎么?不去保护那些弱者了吗?”

令人厌恶的声音。

安迷修回头,碧色的瞳孔对上充满轻蔑的紫色眼眸,突然喉咙一阵疼痛,“咳咳咳……”眼看花要飘出来,安迷修捂住了嘴,但还是有几朵漏了出来。

“咳咳……恶党,我今天没心情跟你打,咳咳……”

“怎么?‘骑士’不准备讨伐恶党了吗?”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没有回答,安迷修捂着嘴跑开了。只有卡米尔发现他落下的花。

“老大,他今天怎么回事?我还准备打一架呢!”

“……”

“大哥……”

卡米尔发现雷狮脸色不对。

“我看到…他嘴里飘出的是花”

是…么?

安迷修跑回家里,回想刚才的事,“看到自己喜欢的人,病情会加重么?”安迷修想,“我会喜欢那个恶党?”“但我好像…真的有点喜欢他……”安迷修使劲摇了摇头,甩掉了这个他认为可笑的念头。“可就算真的喜欢……他也不会喜欢我的吧……”

日复一日,时间慢慢流逝,安迷修的病情一天天加重,雷狮还没有出现,安迷修吐出的花开始带血,几乎染红了整朵花。

“这种病是因为思念而起的吧……”如果割开他的胸口,他的心上一定布满了花根,一定丑陋不堪。

最后几天,安迷修缩在自己的小屋里,不断地咳嗽,吐出来的花也变成了迷迭香,“迷迭香……回忆过去么……”“那段时间也没有什么可回忆的吧……”苦笑到了嘴边变成了咳嗽声,他没开灯,不会去看花是什么样的,他只想这么熬到生命的最后一刻……

当理智和本能几乎模糊,门“嘭”的一声开了。

“傻逼骑士,你得了花吐症都不告诉我,要不是卡米尔,我都不知道……”

“咳咳……恶党,我的,咳咳……事不用你管咳咳咳……”

“傻逼骑士,你说什么?不用我管?”

安迷修艰难的抬起头,突然,一张熟悉的脸被放大了N倍出现在眼前,一时大脑懵了,当唇上软软的触觉传来,才反映过来。

唇齿相依,当安迷修感到缺氧时,雷狮松开了,他舔了舔唇,勾出一个戏谑的笑容。

“你安迷修以后都是我的人了,怎么不用我管?”
________TBC_________
第一次写文,文笔不好,请见谅。
PS:桔梗花花语:真诚的爱
迷迭香花语:回忆过去
文笔真差,我都不想看了【躺倒.jpg】我要去和作业战斗了
欢迎捉虫